农村学校困境凸现 解决巴中城区学生入学难
来源:新华网

聂燕是巴州区四小四年级学生,家住巴州区大罗镇九村七组。一至三年级,聂燕在九村村小学读书。

 

聂燕的父母长期在重庆打工,她与小她两岁半的弟弟一直跟身体不太好的爷爷、婆婆住在一起。家里距村小学有五十分钟路程,她每天负责带着弟弟一同上学。一年前,聂燕读完三年级,面临的唯一选择是到更远的七村村小学读书,因为只有那所学校开设了四至六年级课程。

 

到七村村小学要爬一座陡峭的高山,还要走一段崎岖的山路。让一个才九岁、个子只有1.3米的孩子每周爬两个小时的山路去上学,出了意外怎么办?正在聂燕家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聂燕的姑姑从外地调到巴中中学任教。听到消息的爷爷婆婆急忙找到姑姑。姑姑通过各种关系将聂燕转到区四小读书。聂燕进城读书后,她的父母只能将六岁半的弟弟接到重庆一所民办学校上小学一年级。

 

“原来的村小学里,一间教室里有两个年级的学生,总共才10来个人。现在一个年级有好多个班,每个班有近70人,教室里挤得满满当当的,课桌第一排紧顶着讲台,最后一排紧贴着墙壁,很多同学是从农村转来的。”7月10日,小聂燕用孩子特有的视角对农村学校和城区学校的人数差距作了比较。

 

“由于农村校舍分散,教学设施设备差,师资水平不高,教学质量低,很多有条件的农民想方设法把子女弄到城内读书,导致巴城每学期学生数量激增,给政府和教育部门解决城区入学难带来了压力。”市教育局基教科科长黄明川如是说。

 

一师一校与一校一生

 

农村村校的现状到底怎样?今年一季度,巴州区教育局组织专人对该区农村村校现状作了一次深入的调研。调研结果显示,村校现状不容乐观。该局基础教育科科长刘玉全有三个方面的概括:校舍差,设备差,安全隐患大;师资水平低,待遇低,教育质量差;布局分散,生源锐减,教育资源大量闲置。

 

调查显示,2008年春季,巴州区768所农村公办学校(其中村校664所)有在校学生26503人。这一数字与巴城11所公办学校的25354人相较不远。664所村校中,200人以上的村校仅5所,100至199人的村校28所,50至99人的村校143所,40至49人的村校72所,30至39人的村校97所,20至29人的村校135所,10至19人的村校130所,9人的村校17所,8人的村校8所,7人的村校5所,6人的村校10所,5人的村校2所,4人的村校4所,2人的村校2所,1人的村校1所,还有5所村校已人去屋空。

 

孩子接受义务教育是法律赋予的权利,有学生就必须配备教师。为了解决师资紧缺的矛盾,该区聘请505名村校代课教师,占全区村校1463名在职教师的34.5%。如此一来,全校一师一校的村校达228所,141所村校无一名公办教师。光辉乡虎家梁村小学只有1名学生,政府为这名身带残疾的一年级学生配备了1名教师。恩阳松梁村小学一年级3名学生,二年级2名学生,全村共5名学生配备1名教师;玉山镇火花村小学一、二年级共有6名学生,配备1名教师。同时,该区复式教学村校达300所,占村校总数的45.1%。茶坝镇金鳌村小学和寺岭乡岳家坡小学是三复式教学。金鳌村小学一年级6名学生,二年级4名学生,三年级6名学生,全校共16名学生;岳家坡小学一年级5名学生,二年级7名学生,三年级10名学生,全村共22名学生。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