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警惕贸易逆差背后高涨的初级产品进口价
来源:中国日报

      英文《中国日报》4月23日评论版头条文章:尽管3月份当月贸易收支已经重返顺差格局,当月贸易顺差1.4亿美元,但1、3两月贸易顺差之和终究抵不过2月份令人震撼的73.28亿美元逆差,致使今年一季度我国累计出现了10.2亿美元贸易逆差,为6年来首度贸易逆差,去年一季度贸易收支为顺差139.1亿美元。那么,一季度贸易数据说明了什么? 


      首先,我们可以确认,今年一季度的贸易逆差还不至于造成全年贸易收支格局彻底逆转,全年贸易收支仍将维持顺差局面。之所以如此,源于中国出口的需求和进口供给两方面因素。在中国出口需求方面,无论是美国政府“关门”危机,还是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新发展,抑或西亚北非动荡升级到内战和国际战争地步,目前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都尚不足以颠覆其它主要经济大国实体经济部门复苏改善的基本趋势,日本大地震甚至为中国出口增添了某些新的需求,为中国某些出口腾出了市场份额。 


      在进口供给方面,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价涨是一季度进口额暴涨和贸易逆差的重要成因,如铁矿砂进口量增长14.4%至1.8亿吨,进口均价上涨59.5%至每吨156.5美元;大豆进口量虽然减少0.7%至1096万吨,但进口均价上涨25.7%至每吨573.9美元;……利比亚战火推动国际市场油价直达两年半新高,更令人担忧中国初级产品进口支出增长失控。但假如主要初级产品价格假如真的达到了可以逆转中国贸易收支基本格局(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的地步,这个价格也注定不可能维持多长时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是制成品价格(换言之即中国出口价格和出口额)随之全面上涨,从而使得年度贸易收支仍然呈现顺差;要么是国际经济因此而降温,对初级产品进口需求下降。 


      进一步考察,由于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压力出乎预料,主要经济大国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可望提前、加快,这对于很大程度上源于投机炒作“虚火”的大宗商品价格将产生釜底抽薪之效。 


      更重要的是,某些快速增长的进口项目尽管在短期内恶化了贸易收支,促进了贸易逆差形成,但在较长时间跨度内将通过进口替代和促进出口两种机制而改善中国贸易收支。一季度中国机电产品进口1729.2亿美元,增长25.6%,其中固然有汽车(进口增加31.8%至23.6万辆)之类消费品,但很大一部分是技术装备等投资品,也正是这类投资品是我国扩大进口政策促进的主要对象。在中国强力发展新兴先进制造业、推进产业升级的浪潮中,预计这类技术装备进口还会继续显著增长。但这类装备进口之后,其产品常常替代了昔日的进口产品,要么提高了出口的增加值,或形成了新的出口能力,从而在较长时间跨度上是改善而不是恶化了中国的贸易收支。笔者走访过的一处大型高世代液晶面板生产线项目,其设备投资近170亿元,80%以上进口;仅仅这一个项目的设备进口需求就完全可能使该大型企业集团今年全年贸易收支转为逆差,但在该项目投产之后,由于产成品替代了此前完全依靠进口的液晶面板,出口的电视机等产品也因档次提高而价格上涨,该大型企业集团未来贸易收支将显著改善,不仅会恢复顺差格局,而且顺差额可望进一步提高。 


      一个季度的贸易逆差尚不足为虑,可忧虑的是高涨的初级产品进口价格会过度刺激我国国内相关生产,而这种国内生产扩大从长期看并不利于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甚至有可能形成潜在的安全风险。最近几年,高涨的进口铁矿砂等矿产价格已经显著刺激了国内生产,但国内铁矿砂等金属矿产品位就总体而言远远低于进口矿,如国内铁矿按国际标准仅有海南一处富矿,其含铁量也不过是巴西铁矿的1/3而已,且储量不大。这样,一旦国际初级产品市场“虚火”破灭,进口矿产价格大幅度下跌,在矿石价格高涨时期被迫使用低品位国产矿的下游厂商将移情别恋,优先选用进口矿,国内相关矿山可能面临困境。 


      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明确界定进口矿和国内矿山的功能定位。我们需要认清这一点:我国资源禀赋决定了国内矿产不能满足中国工业化需求,且过多使用有损中国制造业竞争力和经济安全。我国矿产资源品位不高,开采难度大,成本高。在经济全球化的今日,从铸造国内产业总体竞争力的视角考察资源状况,资源开发成本的国际竞争力比资源拥有量更有意义;也正是从全球初级产品市场的角度看,我国许多煤炭、石油、金属资源在现阶段并不具备开发价值。如果盲目固守资源立足国内的方针,那么,在当今这个高度国际化的工业品市场上,我们的下游工业在生产链条的第一个环节就要支付高于国际同行的成本,环境成本更难以计算。相比之下,取得海外优质原料和株守国内低品位资源,孰优孰劣,不言自明。加之我国矿产资源区域分布不平衡,大宗矿产普遍远离经济中心和海路,运输成本高,尽管劳动力、土地等项成本远远低于发达国家,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广东进口澳大利亚煤炭成本就低于使用山西煤炭的成本。而且,中国目前消耗的资源中有很大一部分系用于制造出口商品,以至于2005—2008年间中国国内批发和零售业销售额(对应于可贸易品)仅相当于当年货物贸易出口额的81%—91%,我们不能为目前供应外国市场而耗尽中国资源,从而将自己推向未来国际政治、军事危机期间遭受外国讹诈的危险境地。只要不危及国际收支平衡,在和平时期,特别是价格低廉时期,本着确保供给、供给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的原则,我国需要尽可能多使用海外资源,国内矿产资源的功能定位于抑制国际市场价格过度高涨,以及在战争等特殊时期保障国内供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