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步入新一轮通胀困扰 两大国际论坛海南问策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昨日,金砖五国首脑会晤和博鳌亚洲两大国际论坛在海南拉开帷幕。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讲话时提到,“当前,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仍未根本消除,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全球通胀压力加大,全球金融治理更是任重道远。”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各国经济陷入新一轮全球通胀的困扰。从目前看,全球通胀局势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是两大焦点话题。不仅在亚洲,乃至世界各国都希冀这两大论坛能提出解决全球通胀的新思路。 


  新兴经济体通胀加剧 


  博鳌亚洲论坛近日发布的2011年度报告 《新兴经济体发展》指出,中国、巴西等G20成员中的11个新兴经济体,将面临资本市场过热以及通胀方面的挑战。 


  该报告认为,这一挑战主要源于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高涨的大宗商品、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松紧不同的政策利率水平等多种原因。 


  国内专家针对上述矛盾纷纷发表观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军红表示,美欧日等国家利用各种机会转嫁危机,新兴经济体面临新一轮“输入型通胀”压力。与此同时,美欧日等在执行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同时,将世界分割为 “通胀区”和“通缩区”。 


  另一方面,全球游资涌入商品市场,粮食、原油和矿产资源纷纷上涨,新兴经济体通胀压力加剧,货币持续升值。高通胀与货币升值并发,使得新兴经济体推动世界经济前行的条件正在被瓦解,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能力也面临被进一步架空的风险。 


  以我国为例,目前通胀预期也在不断增强。相关机构预测,3月份我国CPI同比增幅或为5.3%~5.4%,这一增幅可能创32个月来新高。分析人士认为,通胀形势不容乐观,政策便将持续收紧,经济发展面临束缚。 


  4月13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再次强调,千方百计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把物价涨幅控制在可承受的限度内。这显示中央调控物价的力度和方向仍不会放松,未来宏观调控举措也将主要围绕抗通胀进行。 


  汇丰控股首席分析师简世勋指出,我们预计今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率将从去年的7.5%降至6.3%。国研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也指出,全球已爆发通胀,包括欧元区在内的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未来加息的概率大。但一般来说,如果美国不加息,像欧元区等其他国家实施紧缩政策,从政策上讲,对中国经济影响不大。因为大宗商品以美元定价,美元不上升,中国的输入性通胀难以缓解。 


  他并称,泰国、越南等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加息对中国的影响偏正面,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来说是好事。因为中国周边国家都加息,可以减少大量热钱流入中国。 


  国际金融体系亟待改革 


  胡锦涛昨日讲话时提到,应建设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建设公正合理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 


  围绕国际货币体系建设问题,金砖国家此次达成的 《三亚宣言》认为,国际金融危机暴露了现行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的缺陷和不足,支持改革和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建立稳定、可靠、基础广泛的国际储备货币体系。 


  《三亚宣言》还提到,欢迎当前就特别提款权在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作用进行讨论,包括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的组成问题。呼吁更多关注当前新兴经济体面临的跨境资本大进大出风险,呼吁加强国际金融监管和改革,加强各国政策协调与监管合作,促进全球金融市场和银行体系的稳健发展。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会会刊》认为,应采取适当措施,引导储蓄盈余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因为这些经济体是未来全球经济中的高成长点,其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但缺乏发展必需的资金。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判断,国际货币体系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是储备货币多元化,在未来的国际储备中,不仅仅有发达国家的货币,越来越多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也会进入储备管理者的视野。 


  现有的全球治理框架是由发达国家制定的,它与新兴经济体驱动世界经济增长的现实无法相容,“其中尤以过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与世界经济现状的矛盾最为突出。”巴西经济学家保利诺指出。他认为,金砖国家要一起提出控制国际资本流动的议题。 


  他还说道,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大量热钱在世界各地通过“套利交易”进行投资操作,破坏所有的经济体,给政府造成巨额损失和让民众缴纳更多的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