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上空缘何阴云不散
来源:价值中国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最近双双发出警告,警示世界经济很可能进入了“新危险期”。9月以来,欧债危机继续发酵蔓延,资本市场巨幅震荡引发的金融风险“涟漪效应”正冲击国际金融体系,世界经济恶化程度远超预期,加剧了人们对二次衰退的恐慌。截至2011年第二季度,全球前六大高收入国家中,没有一个国家的产出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因此有分析认为,世界经济实际上并未真正从危机中走出来。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虽然发达国家普遍采取了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经济复苏过程却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糟糕的:实际就业率持续下滑,全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降至两年来最低。美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调后仅有1%。欧洲经济复苏几乎陷入停滞,欧元区第二季度经济环比增长0.2%,其中德国经济环比增长仅0.1%。日本第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0.3%,已经连续3个季度出现负增长。由于高通胀压力和外部需求萎缩的冲击,新兴市场国家尽管经济增长仍远高于发达国家,但也开始出现放缓势头。印度调降本财年经济增速为8.2%,而巴西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4.2%的增幅也远不及去年全年7.5%的增速。


  更为严峻的是,近期欧洲银行业危机开始浮出水面,银行体系流动性枯竭和融资困难不仅削弱了金融部门救助欧债危机的能力,也可能导致私人债权人参与救助计划流产。主权债务危机与银行业恶化之间形成的连锁反应使新一轮金融危机的脚步愈加迫近。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因政策冲突引发的汇率之争再度升级:欧元、美元竞争性贬值,日元、澳元、新加坡元、韩元等兑美元汇率均创数年来新高,不仅对这些高度依赖资源出口或制造业出口的国家影响极大,也造成资产价格泡沫和通胀压力。为应对“强货币”对“弱经济”的冲击,日本近日将成立总额高达1000亿美元的“应对日元升值紧急基金”。除日本央行外,新加坡、泰国、韩国和澳大利亚央行也开始酝酿在必要时干预汇市。全球货币干预加强,很可能触发全球范围内的“货币贬值竞赛”。这不仅扰乱了全球货币秩序,使各国货币政策博弈更趋复杂,也导致主导汇率信号发生扭曲,引起全球金融动荡,进而扰乱全球贸易关系,加剧贸易摩擦,使得世界经济复苏更加艰难。


  市场对二次经济刺激的预期普遍升温,甚至连货币收紧的新兴市场国家也有政策立场转向的苗头。巴西出乎意料地降息,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也大有跟进的意愿,此情此景令人想起3年前的市场恐慌和政策恐慌。面对这一形势,各国决策者需要认真地反思和警醒:无论是凯恩斯式的财政政策还是非传统的货币政策,都是周期性政策,而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则是经济全球化以来的一次结构性大调整。


  事实上,目前的经济困境恰恰是2008年以来反危机政策后遗症的集中显现。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推出后的经济失速、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及各国之间政策冲突引发的汇率之争轮番上演,这恐怕不能仅仅归咎于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恢复“过慢”。“失当”的财政与“失控”的货币在解决危机的同时,也在制造一场新的危机。如何避免危机周而复始,需要各国政府加强协调,重新审视应对危机的治理机制和政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