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收入陷阱”来看美国金融危机
来源:价值中国网

  由于地球资源的有限性、人类欲望的无穷性和理性的有限性,在一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各方面,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陷阱”,使得一个国家的发展充满曲折性。在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收入方面,同样也存在不同层次的“收入陷阱”:低等收入陷阱或者贫困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和高等收入陷阱。


  所谓低等收入陷阱,通常是指处于贫困状态的个人、家庭、群体和国家等单元由于贫困而不断地再催生贫困,长期被“锁定”在贫困之中而难以自拔。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有几位发展经济学家揭示了贫困陷阱产生的根源,如,纳克斯(Nurkse)于1953年提出的“贫困恶性循环”(vicious circle of poverty)理论、纳尔逊(Nelson)于1956年提出的“低水平均衡陷阱”(low-level equilibrium trap)理论,以及缪尔达尔于1957年提出的“循环积累因果关系”理论,等等,这些理论都深刻地指出发展中国家总是陷入低收入和贫困的累积性恶性循环之中,用纳克斯的话说:“一国穷是因为它穷”(A country is poor because it is poor)。 对一个国家来说,打破贫困陷阱的锁定,关键是一方面是加大储蓄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市场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融合发展;另一方面是积极推进对外开放,善于利用国外的资源和力量。


  一个国家打破了低等收入陷阱后,经济就会快速发展而进入“起飞阶段” ,进而会迈入中等收入阶段。在该阶段,同样会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如新兴市场国家突破人均GDP1000美元的“低等收入陷阱”后,会快速进入1000美元至3000美元的“起飞阶段”;但到达人均GDP3000美元附近,快速发展中积聚了大量的矛盾,而相应的制度创新往往滞后,这导致这些矛盾有集中爆发的趋势,国家发展战略也难以执行或很容易失误、易受外部冲击,进而使得经济增长回落或长期停滞,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阶段。打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在于创新,一方面进行制度创新,构建能缓和或化解主要矛盾的新的制度框架;另一方面进行技术创新,积极推进产业结构升级,提高国家经济发展的自主性和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


  当一个国家打破了中等收入陷阱后,经济社会又将进入快速发展的通道,进而迈入高等收入阶段,这同样会面临“高等收入陷阱”。在高等收入阶段,一方面,由于收入高,消费就会旺盛,享乐主义和消费主义盛行,人们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就会被削弱,这会导致生产率停滞不前、经济活力下降,而且该国家的经济发展也将主要依靠国内消费来推动,这也使整个国家经济的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另一方面,人们为了维持高消费,就会疯狂地去追求财富,从而使大量资本流入到金融、房地产服务等赚钱快的服务部门,而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则由于资金的不足而不断相对萎缩,这使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严重扭曲,为经济大危机的爆发埋下了伏笔。可见,“高等收入陷阱”是指国家收入高,往往会催生消费主义盛行,进而导致国家创新能力下降,经济结构严重扭曲,经济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打破“高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在于创新,一是制度创新,以重新规范和引导人们的消费行为、生产行为等经济行为;二是技术创新,以催生一场新的产业革命,重振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体系。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这说明了美国已经成功地突破了“低等收入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迈入了高等收入阶段。在这高等收入阶段,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已由1978年的21.3%下降为2007年的11.7%,而以金融和房地产服务为主导的服务经济占GDP的比重长期以来高达70%左右,整个美国经济的发展模式是“美国消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制造”,美国国内消费、投机盛行,这使得长期以来位居世界科技创新中心的美国近二十年来都没有什么重大的科技创新,大量的资金都流向了华尔街,虚拟经济火热,实体经济呈不断相对萎缩趋势,这说明了美国已经陷入了“高等收入陷阱”。正是由于该陷阱,使美国整个国家创新能力相对下降,经济活力持续降低,产业结构扭曲严重,虚拟经济过于庞大,而过小的实体经济是难以长期支撑这么庞大的虚拟经济的,这些因素的存在最终使得始于2007年次贷危机的美国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也就成为了历史的必然。


  为了打破“高等收入陷阱”,美国政府在大力强调创新,如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了再工业化战略,以此来明确今后经济长远发展的重点——重振国家制造业,这一是积极深化计算机、飞机、汽车、武器、成套设备,以及为大企业配套的机械、电子零部件等现有高端制造业;二是大力发展新能源、生物工程、医疗信息、航天航空、电动汽车、纳米技术、环保等新兴产业,试图引领世界新一轮产业革命和带动传统制造业发展,如在《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RRA)推动下,美国推出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其中,科研、教育、新能源、医疗信息、环境保护等成为投资重点;2010年8月美国政府公布了《2010制造业促进法案》,且奥巴马在2011年国情咨文中强调,继续完善自由企业制度以驱动创新,同时,对基础研究给予积极的政策支持;2011年2月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披露的《美国的创新战略:保障经济增长和繁荣》也强调,制造业技术创新是未来经济增长和竞争力提升的基础。可见,美国试图是通过创新来彻底摆脱金融危机的影响,进而突破“高等收入陷阱”。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一方面通过大发展国内基础设施,积极推行市场化、工业化和城市化融合战略;另一方面,积极推行对外开放,实行出口导向型发展战略。在这两种基本战略的引导下,我国成功地摆脱了低等收入陷阱,经济进入快速发展起飞阶段,目前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而顺利迈入了中等收入阶段。为此,我国未来要想顺利崛起,就需要谨防目前的“中等收入陷阱”和未来的“高等收入陷阱”,这关键还是要大力强调创新,积极进行好的新制度和新技术供给,以互动的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来避免发展中的“收入陷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