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无视中央禁令新建高尔夫球场 8年增加400家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近日,湖南张家界市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恶性事件,拆迁地块规划建设为一个高尔夫球场。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04年1月就下发了《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这一禁令至今没有解除,但为什么湖南张家界却在新建一个高尔夫球场?


  实际上,自2004年以来,地方政府无视中央政府禁令新建高尔球场的脚步从未停止过。这也导致中国高尔夫球场从2004年之前的170多家增加到目前的600多家。新建高尔夫球场禁而不绝,这是一个奇怪却又令人反思的现象。高尔夫运动在西方国家十分流行,这也使其在奥运会“瘦身”的大背景下仍成为2016年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但高尔夫运动在中国却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发展环境,中央的政策是打压,地方政府则阳奉阴违、暗地支持,同时,这项在西方国家拥有较高参与人口的体育运动,在中国展现的只是其高端化的一面,失去了广泛的大众基础。


  “2004年,中央政府出台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政策,与当时经济过热有关。此外,高尔夫运动从进入中国开始,就不是一项单纯的体育运动,它的出现起先是为了吸引外商,其后又与房地产开发有着密切联系。”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韩烈保教授今天向记者表示。


  “高尔夫球场以其高端化定位,对提升土地价值有很大作用。”韩烈保表示,“因此,近几年来中国新建高尔夫球场的投资方主要都是地产商。土地价值的提升对地方政府来说也是有利的,因此,尽管中央政府明令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但2004年以来,地方上仍有大量的高尔夫球场项目被审批通过。”


  高尔夫球场越禁越多,这一奇怪现象已经持续了8年。同时也造成高尔夫运动受到社会偏见的程度加剧,难以获得公正的发展环境。


  “高尔夫运动是一项亲近自然、享受绿色和阳光的体育运动,虽然它相比起足球、篮球等运动项目要高端一些,但并非无法平民化。在欧美国家以及亚洲的日本、韩国,高尔夫运动都是工薪阶层可以参与的体育项目。”韩烈保表示,“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高端化定位,有其历史原因,但这不能阻止高尔夫运动走向大众的发展趋势。西方国家,高尔夫运动的发展模式是金字塔型的,高端化的一块,如面向私人的会员制高尔夫俱乐部当然有,但这只是像金字塔塔尖那样,在整个高尔夫运动中占很小比例,更多的是面向大众的公共高尔夫球场或俱乐部,这构成了金字塔的塔座。”


  但目前在中国,高尔夫运动更多体现出高端化的一面,是一座只有塔尖的金字塔。高端化、贵族化倾向进一步加重普通大众对高尔夫运动的偏见,一项单纯的体育运动最终引来了全社会的批判和抨击。


  高尔夫球场通常占地面积巨大,对于人口众多、土地资源紧张的中国来说,似乎也有不适合发展高尔夫运动的客观原因。“其实,高尔夫球场主要都是利用滩涂、荒地等不具备开垦和建设条件的土地,这是高尔夫球场用地政策的一个主旨。”韩烈保介绍说,高尔夫运动比较普及的国家,除了美国、澳大利亚等属于地广人稀之外,日本、韩国、英国等都是人多地少,但日本的高尔夫球场达2500多个,英国有2600多个,远远超过中国目前的高尔夫球场数量,韩国也有400多个。“只要有明确的高尔夫球场建设用地政策,土地并不是问题。更何况,高尔夫球场可以绿化和改善土地环境,提升土地价值,这一点并不应该受到排斥。”


  8年来,中国的高尔夫运动面对国家禁令仍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在北京和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富裕人群中已经形成纯粹的高尔夫运动爱好者群体。这些地区的多数高尔夫球俱乐部已经无需利用地产、旅游等方式维持经济效益,但高尔夫运动走向大众仍是漫漫长路。“企业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和俱乐部,肯定是以赢利为目的,因此这些高尔夫球场的定位一定是高端的。那么,面向大众的公共高尔夫球场,就像足球场、篮球场一样,只能依靠政府的支持修建起来,是政府为普通大众提供体育活动场地的体现。只有公共高尔夫球场出现,才能大幅降低公众参与高尔夫运动的门槛,因为政府可以在土地提供、税收政策等方面提供优惠。”韩烈保表示。


  在西方国家,公共性质的高尔夫球场占多数。但目前在中国的600多个高尔夫球场中,能称之为公共性质的可能只有位于广东深圳的1家高尔夫俱乐部。韩烈保表示:“如果中国未来可以解除新建高尔夫球场的禁令,那么也应当有一套用于指导高尔夫运动发展的相应政策出台。其中,应当对高尔夫球场的用地政策有明确规定,也应当考虑到扶持公共高尔夫球场的修建,让高尔夫运动真正走近大众。”

 

相关文章